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
  我的位置>>首页>>精神文明
我眼中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
    来源: 作者:李钧 发布日期:2018-12-27    

2018年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的第四十年,这四十年见证了中国从贫穷到小康,从落后到先进,从闭塞到包容的发展历程。风雨同舟四十载,中华民族在复兴道路上已经走过了一段艰难而又辉煌的历程,一代又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带领着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披荆斩棘、无畏向前,以前无古人的气魄推动着中国前进。

人类曾经创造了许多制度,用制度来满足自己的需要,保障自己的权利,人类社会的发展,就是不断创造、改革和完善制度的过程。我作为一名60后,1978年正是从一个懵懂的年龄向一个略通世事的青少年转变的过程,人生完全经历了改革开放的40年历程。从我的个人生活实事,完完全全享受了改革开放所带来的一切制度优惠。

我是1973年开始上的小学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突然发现我的个人成分是“地主”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“地富反坏右”是人民的对头,是新生的共和国里的坏分子,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隐患。我如何就成为地主分子了?曾经反复问过父亲,父亲只是说“划成份那年,你爷爷的成份就是地主,我们都属于继承者。”我为了自己不是地主跟父亲大闹,要求改为贫农,父亲只能苦笑。于是我在学校也成为被同学们挖苦的对象,时不时有同学故意对我喊“小地主”。和玩伴们发生一点口角,都会换来“打倒小地主”的回敬。有一年回老家,发现爷爷也和其他贫下中农一样,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家里也是贫寒的一无所有。我那时看过许多连环画,印象中的恶霸地主都是被镇压枪毙的,我爷爷从外表上看,和生产队里的贫农们基本没有任何区别,也没有被镇压枪毙。这成了我一个极大的疑问,问到爷爷,他说“咱们村里我的地最多,自然就是地主了。”那年丰收的季节,我在生产队的打麦场上玩耍,碰上一位半大的小伙子,把我拎到一堵破墙后狠狠揍了一顿,边打边骂“揍死你个小地主崽子”。因为不认识这个人,最后也没找到他。

百团大战那一年,我大伯看到八路军从村里路过,跟着部队参军走了,1955年共和国授军衔时被授予少校军衔,后来转业到长庆油田工作。忘了是哪一年,我的堂兄给父亲写来一封信,主要内容是因为成份问题,组织上不让他入团,自尊心受到伤害。父亲为给他回信,苦思冥想了好几天,具体怎么答复的,我不太清楚。我当时因为还小,完全不知道成份问题还会影响到个人以后的发展。那时,父亲给我的意见是能上完高中就不错了,当时上大学不需要高考,因为所有的大学都是“工农兵大学”,我是断断不能上大学的。

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后,开始对无数受到打击、批判和凌辱的人们进行平反,同时宣布摘除“地富反坏右”等一系列成份帽子。待我上高中时,学校发了一张表,要求填写个人内容,其中有一栏就是“个人成份”,回家问父亲该填什么内容时,父亲说现在党的政策非常好,成份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,就写上“革命干部”。

1984年,在我的记忆中是非常难忘的一年。记得那年春节时,家家都是盈桌的饭菜,家家都是温饱后的满足;那年国庆节,首都北京进行了间断多年的国庆大阅兵;那年我考上了青海省人民警察学校,父亲由衷地说“不是党的政策好,你是不会当上人民公安的”。

1985年我家里双喜临门,我在学校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同时父亲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员。入党对于父亲来说,是他多年的梦想和追求,一直奋斗到45岁上才梦想成真。

责任编辑:     
  
主办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办公室
网站备案号:青ICP备14000031号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