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
  我的位置>>首页>>精神文明
山乡变奏曲
    来源: 作者:范承瑛 发布日期:2018-12-27    

盛夏的清晨还是有点凉意,缕缕晨风里夹带着一丝丝诱人的山乡味——泥土及花草混合味。我们乘车沿着米拉沟前行,宽阔的乡村柏油路平坦又笔直,两边的庄稼地被主人勤劳地侍弄,或是沉甸甸的麦穗、饱胀的豆荚……民房展现着新姿:统一式样的绿色大铁门庄严地矗立在各家各户门口,各色高原格桑花将绿门掩映,二层洋楼、全封闭平房拔地而起。

车子约莫行了四十多分钟,来到小时候随母亲任教的学校——塘尔垣初级中学,兴奋不已的母亲见到昔日洒下青春汗水的学校,执意要进去看看,无奈大门被铁将军守着,失望地叹了口气。我们只好把着铁门向里望望——两颗笔直又粗壮的松树依然屹立在大门前,这便是四十年前学校的唯一见证。原先那低矮的平房早已被崭新的二层楼房取代。我们在校门口摩挲着,盼望着,希望门卫来给我们开开门,等来的却是几个好奇的娃娃们的围观,他们都穿着干净的牛仔服,白净的脸上早已脱去了山里孩子特有的红晕,倒像是从外地来的。好在我熟悉那带有幽默唱腔的塘尔垣方言,随便跟他们对聊了几句“你们是谁家几娃娃是哩?”他们腼腆地四散开了。

我们继续往前行,在一群悠闲者的聚居地,母亲突然认出一位曾经在学校做过饭的大师傅——冶大胡子,他身板硬朗、精神矍铄,银白的大胡子很有造型呈“桃形”挂在脖颈前。三十多年未谋面,老人家依然是大嗓门、朗声笑,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:“家里都好着啥?孩子们都成家了?……忙于赶路的我们只好依依跟老人惜别。

车子往左拐便沿着一条平坦的硬化道路向东起程。穿过裸露的河滩往东山上行驶,起初,道路两边是黄灿灿的麦田;那麦穗沉沉的压弯了腰,几位劳作者置身其间,欢笑声不绝于耳。车子在约莫四十度的缓坡上爬行,越往山梁前行,天空越明净、湛蓝,似乎比县城的更可爱,空气也格外清新。我们赶忙摇下车窗,尽情享受着一切“你们看 ——包谷 ”老妈激动地大叫起来,两边果然是一片片金黄色的玉米地!高高低低、远远近近、山山洼洼到处都是。仿佛一块巨大的金色地毯铺在原野上,望着这夺目的景色,一家人唏嘘不已,干脆停车驻足观看。

光洁平坦的乡村硬化路旁紧贴着玉米地蜿蜒而过,我们兴奋地不时量量低矮的玉米杆,摸摸那硕大的玉米棒,瞧瞧,那饱满的、金色的玉米,披着一簇簇红缨,红中带黄,黄中带红,仿佛是一把红缨枪,站立成一排排、一绺绺,俨然是排列整齐的仪仗队。那黄灿灿的、密匝匝的玉米粒,足足有二百多粒吧,粒粒泛着金光。一阵微风吹过,绿色的玉米叶儿跟着褐红色的玉米穗欢跳起来,呼啦啦一顺儿飘摇着,像大海的浪花,他们欢笑着、起舞着、翻滚着,一层赶着一层涌过来、荡过去。人们欢声笑语、幸福满满地掰玉米,与其说是收玉米,不如说是把丰收的希望装了一车又一车,那台沿上,围墙上、树枝上挂的都是黄灿灿的玉米,映黄了周围的一切。一位老者笑眯眯地说:“今年风调雨顺玉米产量高,关键还要感谢政府的各项支农惠农政策!”老妈也抑制不住地说“真想不到脑山地区还能种上玉米”是啊,早在七十年代,我们从县城带来一些玉米面,人们都很好奇,觉得世上还有如此金黄色的面粉?

变化真是太大了,这里纯粹是脑山地区,海拔高、气候凉,别说是种玉米就是小麦总是欠收。善于搭讪的老爸跟一位长者闲聊起来,老人说:“以前,我们脑山地区只能种些青稞、小麦和胡麻、菜籽,年景好的时候,一亩地能打200斤左右,要是遇到干旱,地里啥都没有,纯粹是靠天吃饭。现如今,县农业技术人员下乡指导种植方法,动员我们大量种植全膜玉米。我老汉种了一辈子庄稼,从来没见过在脑山地里能长出这么大的玉米棒子。你们瞧!今年的玉米长势这么好……是啊!真是“脑山里长出个金棒米”。

环视四周,一切都在原野上静默着,那隐隐约约的山和房屋,构成了一幅淡淡的令人无限遐思的水墨画。唯独一条如丝带一般的、漂亮的硬化路镶嵌在若隐若现的山梁间,给单调、沉寂的四周平添了几分活力。掩映在金色玉米地的漂亮民房,白墙红瓦,有的还是二层欧式小楼呢,看上去跟图片上的欧洲庄园主的宅院十分相似,很是气派。我们顺着一条硬化路前行,路尽头便是一户漂亮的民宅(母亲教过的学生家)——跨进绿色大铁门,全封闭的房子坐北朝南高高矗立,我们拾级而上,透亮的玻璃门窗使屋子显得格外敞亮,艳丽的盆花更使家显得温馨、安宁。热情好客的主人已将满满一桌美味摆上:酥脆的千层烫面饼、羊肉手抓、色泽诱人的红烧鸡块、碧绿的素炒茼蒿和蒜苔等,外加一盆蘑菇汤。让人恍惚觉得是在餐馆还是?母亲说:“早在七八十年代,我们到这儿家访,洋芋丝和炒鸡蛋已是最上等的招待,哪有这些时令菜和肉啊!现在的农民生活确实大变样喽!难道这就是习大大提出的‘中国梦’----让农民富起来、农村美起来……”

家家户户房前屋后全部用水泥硬化了,那弯弯曲曲的蛇形路,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丝带,一会儿缠绕在山腰,一会儿又越过山梁,后又坦坦荡荡地消失在遥远的天边。走在干净又平坦的硬化路上,这里没有喧嚣的车辆,烦躁的空气,也没有簇拥的人流,飞扬的尘土。有的只是几个好奇的顽童在玩滑板车,打陀螺,那稚气的脸颊泛着可爱的红晕。喜欢孩子的我,一直望着他们滑呀滑,滑到目之所及处。再回望那走过的山道,高低起伏,若隐若暗,不时露出一点点踪影,又隐没了,宛如一条回环曲折的、漂浮不定的玉带子,一直伸向天际。

不知不觉中,太阳已经舔着蜿蜒的山岗慢慢往下沉,天宇间只剩了一抹夺目的余晖,给大地披上了新装,那金色的玉米和金色的余晖交相辉映,把一切都濡染成了金色的了。浓浓的暮色和袅袅的炊烟笼罩下的旷野留下了扑朔迷离的暗影,透出幽深而奇幻的气息。

车子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下飞驰,那“玉带”在我们的身后摇曳、飘荡,飘的很远很远……”我想这不仅是一条平坦的水泥路,更是一条直通幸福生活的路。

高产玉米、柏油村道、丰盛美食、洋楼美宅不正是在偏远山乡奏响的美妙协奏曲?

责任编辑:     
  
主办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办公室
网站备案号:青ICP备14000031号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青海省委员会